<strike id="hhdnl"><b id="hhdnl"><thead id="hhdnl"></thead></b></strike>

<address id="hhdnl"><address id="hhdnl"><nobr id="hhdnl"></nobr></address></address>

<em id="hhdnl"></em>

<noframes id="hhdnl"><address id="hhdnl"><nobr id="hhdnl"></nobr></address>

<address id="hhdnl"><address id="hhdnl"><nobr id="hhdnl"></nobr></address></address>

【随州文联】随州王合意:为民站岗多幸福

发布时间:2020-04-23来源:随州文联作者:随州文联

己亥年冬季,可恶的新冠病毒悄然侵入人类,广为扩散,湖北武汉深受其害,成千上万的无辜家庭陷入灾难。武汉告急!湖北告急!中南海一声令下,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全面打响!全国各地数万名白衣战士驰援武汉、驰援湖北,“逆行者”们用生命护佑生命。 为阻断病毒传播,武汉封城、湖北封省,我的家乡湖北随州果断封闭所有小区,严管人员进出。随州市直、区直绝大多数党员和干部职工下沉到村和社区当“防疫志愿者”,在居民小区卡口站岗,守护居民的生命健康之门。

小区管控之初,有些居民“憋”在家里不习惯、不适应,千方百计找理由往外跑,“守门员”拦都拦不住。小区管控压力很大。我心急如焚,想办法尽快提高市民对居家隔离必要性的认识,筑牢“思想防线”这道看不见的“岗哨”。于是我起草了一千多字的宣讲词,用充满乡土气息的随州话录制了一段三分钟的小视频,真情规劝市民朋友自觉居家隔离“待在家里莫出来”。小视频刷屏市民朋友圈。市电视台记者采访我,我婉言谢绝:“还是采访报道白衣战士们吧”。

也许是组织考虑到我年老多病等原因,暂没安排我去抗疫“前线”值守卡口,可我心里有些失落,总想为抗击疫情多做实事。于是我骑上两轮电动车,绑着一个大音箱,风雨无阻、走街串巷,播放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管控通告》,得到市民朋友的多次点赞。

在做好全区疫情防控社会宣传统筹督办的前提下,我主动请缨助阵,会同部里几名年轻人参加了擂鼓墩居民小区卡口的轮流值守,查证件、测体温、消毒登记;小区居民要去医院看病、孕检,都需要到社区开具通行证明,而居民群众在没有拿到社区证明之前,是不能迈出小区半步的,这就需要我们“守门员”代替小区居民跑社区,先办证、后出行。

我每次值班,都要往千米之外的擂鼓墩社区跑几趟,最多时半天来回6趟。尽管在我“替跑”的对象中,李雷、马芳芳、周箐箐、汪洋、马洪霞等居民比我的孩子还年轻,但我仍然心甘情愿替“孩子们”跑腿办证。“替跑”换来了居民群众发自内心的声声“谢谢”,赢得了人民群众对共产党员的信任和感激。此情此景,让我感到特别幸福,至今回味无穷。

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阶段性成果,企业开始复工复产。这时候,区委要求各部门派一名领导班子成员下沉复工复产企业任疫情防控特派员。我再次请战:“让我去吧!” 3月中旬,我带着区委领导的嘱托和期望,走进了万松堂康汇保健品有限公司。

特派员的主要任务就是监督企业落实疫情防控主体责任和各项措施,力所能及协调解决企业复工复产中的实际困难。我在督促企业落实疫情防控“十有”“七个一”的前提下,还要亲自见证并参加每天两查员工体温,巡视督办员工们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不聚集、不聚餐、保持安全距离,及时发现并消除安全隐患;同时支持企业尽快复工复产、开足马力,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两天时间里,万松堂康汇保健品公司76名员工全部返岗,各项防控措施逐步落实;公司一班人创新经营,化疫情危机为网销商机,9天实现销售收入220多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0%,实现开门红;集团董事长沈献礼南跑北奔,积极筹备新上医用防护器材生产线。我欣然撰写《随州万松堂复工复产实现开门红》,被《曾都发布》《企业复工复产快报》等媒体采用,随州电视台也作了专题报道,湖北省保健品行业媒体也很快转发。

每天中餐,公司76名员工排队打饭就餐,我总是戴着红袖章,站在队列旁边,时不时大声吆喝:“间隔距离一米五!单人单桌不说话!”这时,我突然想起列车上“瓜子大嫂”的吆喝声:“花生瓜子扑克牌,香烟啤酒矿泉水!”我在心里暗暗发笑。

公司员工曹婷婷带着6岁的儿子排队打饭,其子没戴口罩,我连忙提醒其戴好口罩。当得知其子没有口罩时,我把自己备用的口罩送给她,并反复叮嘱:“零新增不等于零风险!小孩子更要戴好口罩,做好防护”。小曹连连替孩子道谢:“快谢谢爷爷”。

康汇保健品公司在办公楼上给我安排有办公室,可是我并没有在这里办公,而是从早到晚始终坚守在公司大门口、门卫室,协助安保防控人员把好“第一关口”。

公司门卫孔令发比我大两岁,当过村支书,他不会摆弄智能手机,用的还是“老人机”,更不懂如何督导来访者扫描“健康码”。我立马将自己的一部成色较新的4G智能手机赠送给老孔,并教会他如何使用智能手机;老孔的糖尿病和我的病情差不多,他每天需要两次回附近家里从冰箱冷藏室取出胰岛素自我注射,在这两个时间段,我总是毫无怨言地替他顶班看好大门。近一个月的并肩战斗,老孔和我成了“同病相怜”的知心朋友。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奋斗也是幸福的”。本篇定稿之日,时值我59周岁生日,过了今天我就“吃”60周岁的“饭”了,明年的今天,我将拿到《退休证书》。可是,此时此刻,我并不觉得自己很老,反倒感觉自己身上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儿,这大概就是抗击疫情的斗争检验了自己存在的价值,确认了自己还是有用之人,也有用武之地。此生还将继续为人民而奋斗,幸福还在后头咧!

“共产党员是人民群众的主心骨、擎天柱。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在己亥年尾、庚子年初全球爆发的这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数千万中共党员在“前线”践行初心使命,让党旗在疫情防控第一线高高飘扬!在这场严峻复杂的斗争中,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领导干部,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扪心自问,比起那些拿生命护佑生命、为人民群众拼过命的“逆行者”白衣战士,我这点小事儿的确显得微不足道,但我仍然感到欣慰和幸福。

作者系中共随州市曾都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

(编辑:创研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201547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66号

红彩会彩票开户 株洲市 大石桥市 古蔺县